小隐隐于林,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。

© 隐市
Powered by LOFTER

東醉散人:

《天凉杂说》之《夺宋》

“算不如闲、不如醉、不如痴。”

——辛弃疾《行香子·归去来兮》

战国烽烟,兵马非时。君卿夺权,隐士入世。

听故事文学杂志》五月刊开始连载(第105页)
地址:完美多媒体版PDF版在线版

选段:

  济水畔,山野处。林荫下一座宅院,乱世中一方清静。

  此位齐国境内,西南边陲之地。且看如今中原形势,怎是一个“乱”字了得?大有七国群雄,小有十二诸侯;外有蛮夷侵略,中有强国争霸,内有君卿权争。

  苦者,民也。

  此深山之处住一族人,避世而居,自耕自足,躲连绵战火。主人性温厚,凡有过客,无论出身境遇,常以丰食款待。而今西楼之中,便有一人作客,不知名氏。主人取温酒两坛,进得楼中,只见席上那人盘膝而坐,淡然诵道:“人之生也柔弱,其死也坚强。草木之生也柔脆,其死也枯槁。”主人一愕,应道:“生者柔,逝者刚。先生是为何人、何事而悲?”过客不语,主人又问道:“听先生口音,不似齐国之人。敢问先生打何处来、往何处去?”

  那过客起身请主人入座,满上两钟,缓缓道:“祖上本是晋人,长年奔亡。我幼时与父兄失散,流落宋国,且算是宋人罢。”说罢敬过主人。此人一身素白深衣,面容如壮年之人,鬓边却无数银华;纵不蓄须,眼神却无尽苍老。

  主人心中可怜他身世,又问道:“先生到我齐地,莫不也是奔亡而来?”过客摇头道:“非也。我此番入齐,乃尾随一人而来。”主人笑道:“定是生死知交,才教先生不辞劳苦追随之。”过客低头沉思,又是不语,片刻则道:“本是尾随,眼下却在等人。”主人问道:“等谁?”过客道:“宋国国君。”主人诧异,不知他是戏言或是实话,尚未多想,便见下人进楼通报,道:“主子,门外有人求见。”

  听罢,主人辞了过客,到了楼外,却听得过客续道:“故坚强者死之徒,柔弱者生之徒。是以兵强则灭,木强则折。强大处下,柔弱处上。”主人回头望了一眼,便转身出门迎客。只见门外五人,为首一人锦衣罗冠,身后跟随四人,看似是锦衣人手下。锦衣人星目长须,三分落魄,尚存七分威严,朝主人拜道:“鄙人路过此地,见天色已晚,欲向足下借宿一宿,不知可否通融?”

  主人上下打量一眼,请了五人入内,又唤下人备了酒菜招待,锦衣人取出钱币酬谢,主人拒之,却也见那并非齐人所用之刀币,不禁心中疑惑。众人入席而坐,不久便见菜肴送来,锦衣人几番谢过主人,禁不住饥饿,大口吃将起来。主人待五人酒足饭饱,才开口与锦衣人聊了几句,却听得一阵琴声,正是自那西楼传来。

  锦衣人顿了一顿,道:“足下府上,不想藏龙卧虎,鄙人今日有幸,竟听得一曲天籁。”主人回道:“那奏琴之人亦只是路过之客,方在敝舍住下三天。”锦衣人笑道:“那便是鄙人有缘了。”只听得楼中过客唱道:

  “日月昭昭乎浸已驰。与子期乎芦之漪。
  日已夕兮,予心忧悲。月已驰兮,何不渡为。事浸急兮将奈何。
  芦中人。芦中人。岂非穷士乎。”

  原来是一首旧时歌谣,讲当年伍子胥渡江奔吴之事。主人看向锦衣人,却见他眉头紧锁,脸色阴沉,不知思索什么。待得一曲终了,锦衣人沉声问道:“此人姓甚名谁?”主人心下了然,想必此人便是那过客所等之人,只是不知是否当真便是宋国国君。如若是真,却为何现身此地?想罢,试探般道:“不知,只知是宋国人。”

  锦衣人凝视门外一阵,问道:“可否容我前去拜会?”主人道:“请便。”说罢指点锦衣人往西楼之路,却见锦衣人示意其余四人不必跟随,独自一人往那处去了。

  此时天色已暗,西楼之中唯有东西方各明灯一盏,过客于堂中背门而坐,身后几上置了主人留下那两坛清酒,此时也已凉却。过客请锦衣人入座,锦衣人不绕弯子,直接问道:“你可识得我?”过客回道:“为何有此一问?”锦衣人吟道:“芦中人。芦中人。岂非穷士乎。”又倒过酒,轻尝一口,再道:“你既以子胥喻我,定知道我是谁,又为何在此。”

  当年子胥之父受奸人所害,子胥逃亡,于昭关外为渔夫所助渡江,躲避追兵。那首歌谣便是渔夫所唱,其中穷士者,便是指当时山穷水尽之伍子胥。锦衣人如今流亡奔齐,处境与子胥相似,过客唱起此歌,不是说他是说谁?

  过客转身为锦衣人满酒,锦衣人趁机细看,无奈室内灯光暗淡,看不清他面容。过客道:“相识与否,又有何干?”锦衣人再饮,道:“若非旧识,你为何唱这渔夫谣?”过客微微一笑,问道:“可又知子胥渡江后,渔夫何如?”锦衣人想了想,道:“他又能何如?想是收了子胥酬谢,快活去了。”过客苦笑道:“非也。时势惊险,使得子胥多疑,为求安心,渔夫覆舟而亡。”

  听过客讲完,锦衣人更是阴沉,久久不发一言。过客再为他满上一杯,许久,才听得锦衣人低声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过客微笑起身,往一旁搁置之古琴走去,一手抚上琴弦,喃喃道:“谁是谁非,又有何干?”顿了一顿,又回首看向锦衣人,轻道:“只问主君,可记得公子无忧?”

  灯前人白衣,锦衣人这才看清过客相貌,震惊之余恍然大悟,低头看一眼手中凉酒,闭目不言。不知过了多久,方见锦衣人抬头,一字一字说道:“无时不记。”


(未完,全文首发连载于《听故事》。)

评论
热度 ( 59 )
  1. 榟霂東醉散人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暮缓歌東醉散人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小四郎東醉散人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thy099東醉散人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隐市東醉散人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咚咚東醉散人 转载了此图片